信仰与未来

关注了一下信仰和生育率的讨论。

和某些人所想象的不一样,全世界的无神论者比例在1970年到达历史高点后,人口在逐渐下降。
而以信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为主的信教人口在逐渐增加。 这可能和无神论者的低生育率有关。

虔诚的信仰者会有充足的动力生育。

或许宗教的意义就在于延续。

要维持一个完整的能养育子女的家庭,个人是需要为家庭或者所在的社区牺牲的,这就需要某种共同的信仰作为凝结核。这就是为什么西方传统社会通常在教堂结婚。

不要看不起生育很多子女的家庭,因为他们才是未来世界的继承者。

(转载)
——————————————————————————————
孩子到哪里去了?低生育率的具体理由有以下几个:

1、成本
普遍认为,不生孩子是由于生育的成本比较高。在发达国家,人们认为生育成本比较高,但政府的补贴非常多。在如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让孩子吃饱喝足没有任何压力。成本这一点被反驳。

2、焦虑
所有的经济危机对生育率都有非常负面的影响,但是很多国家并没有长时间的经济下滑,这不可能解释几十年来的生育率崩溃。

3、性解放
平权运动和性解放对生育率的影响,最开始争议非常大。
一方面,女性参与工作,高等教育,使得生育年龄严重推迟,生育率自然下跌。婚姻法的改变,性解放(避孕药),使得女性可以不结婚又有性生活,同时也导致离婚率开始飙升,自然也会影响生育率。

目前证据,是认为女性工作对于生育率而言,利大于弊。我们可以看到,女性工作最少的日本韩国,生育率都很低,日本1.4,韩国0.9。而性别最平等的北欧国家,生育率稳定在1.75以上,比别的欧洲国家高。

但是,女性工作,最后导致的差距也很小。女性工作最少的国家(女性失业率20%+),对比女性工作最多的国家(女性失业率5%),生育率也就是1.45 对1.76的差别。0.3个孩子,不足以解释从3,4,跌到1.5的惨况。而且这个衡量方法,还受到经济状况的干扰(女性失业率那么高,男性估计也没工作)。

4、宗教
最后,影响最大的数据,就只剩下宗教了。

不同宗教信仰,哪怕收入一样,教育一样,性别一样平等,生育率都会有巨大的差别。

比如最保守的信徒,如美国摩门教徒,福音教派,他们的生育率比邻居最少也要高出1,也就是多出整整一个孩子。穆斯林更是恐怖,比邻居要高出一到两倍。相反的,信仰最弱的,也就是世俗派美国人,生育率只有1.66,只比佛教徒和犹太教徒高。信仰越弱生育率越低,这个是所有西方国家的定律。

信仰导致的生育率差距,随着时间还在逐渐拉大,而不是缩小。

所以,几十年前认为发达社会会彻底世俗化的理论(成为Secularization theory),完全破产了。这么巨大的生育率差距,使得无神论者没有任何人口优势。

美国的犹他省,是摩门教的核心地区,最早就是摩门教徒占领这块地方,后来才加入美国的。但从1920年,到今天,犹他一直接受着大量的非摩门教徒移民,但摩门教徒的比例,却从60%上升到75%,因为摩门教徒有着压倒性的生育率优势,人均生3.3个,比邻居高一倍。

美国和欧洲的生育率差距,也能用宗教信仰来解释。欧洲虽然表面上信教,但民众的虔诚程度极低,不比东亚高多少(丹麦有主教公开说不信上帝)。因为欧洲的教会,都是国家教会,国家垄断的教会,主教都是吃皇粮的,没动力发展信徒,使得宗教势力非常薄弱。而美国以自由竞争立国,教会的组织力,说服力,远高于欧洲,所以信徒维持了美国的生育率优势。

从二战后到今天,生育率大崩溃的主要原因,也是宗教信仰的大幅下滑。如果全西方都是基督徒(不用特别虔诚的那种),那不用移民也能保持人口增加。东亚的低生育率自然也非常容易解释,就是普遍的无宗教。

信徒会继承这个世界么?

既然不管是哪个国家,信徒都有生育率优势,那我们自然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信徒生的比不信的人多那么多?

Eric教授对于这点,也没给出什么结论。因为这个问题更难回答。但我这里结合我自己的研究和观察,给出两个理由。

a) 社会抚养 vs 个人抚养。

信徒和非信徒相比,社会组织力,互助程度,都要高得多得多。信徒每周都得聚会礼拜,所以对邻居都非常熟悉,同时,所有主流宗教都强烈鼓励信徒互助。所以信徒有条件也有动力互助。

这个互助,使得信徒生孩子,远远比非信徒容易。因为养育孩子的主要成本,就是劳动成本。但能互相帮忙的话,这个成本要低得多。

做个比方,双职工家庭的小孩子,肯定得要送托儿所,而托儿所一是贵,而是效果也不好(研究认为托儿所的效果,要不是中性的,要不是负面的,不可能比父母带更好)。但宗教群体可以很简单地解决这个问题,让别的家庭帮忙带。星期一家庭A,会接过其他四个家庭的孩子,妈妈留在家里带孩子。星期二,家庭B的妈妈请假,接过ACDE的孩子。。。因为宗教群体内部的互信,长期接触,这样做没有什么顾忌,成本非常低,对孩子的影响也很好(有一堆稳定,父母互相认识的玩伴)。所以宗教群体省掉了一个巨大的花销。

这不光是育儿费,还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一名教友丢了工作,别的教友会帮忙找新的。教友生了大病,会有富裕的教友捐款补贴,撑过疾病。

最后的影响,就是教徒的幸福度和安全感都远高于非信徒。教徒不需要像中国人那样,存下几十万,买了房才敢生,因为他们有教徒的互相帮助,条件凑合了就敢生。生活质量也能维持的不错。

最极端的例子,是以色列的超原教旨犹太人(ultra orthodox,又称haredi),维持着7左右的生育率,也就是每代人口翻3.5倍。他们基本放弃世俗生活,主要靠领福利过日子,生活围绕着家庭,和研究宗教经典读过。他们尽管穷,但并不穷困,因为极高程度的互助,使得他们生活中大部分东西都不用花钱,教育,医疗,养老,等等,都会在社区内部,靠义工解决。所以调查发现他们并不觉得手头拮据,和那些年薪几十万,却还有巨大经济焦虑感的世俗精英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人古代维持的高生育率,也是宗族文化导致的。宗族信仰导致了宗族社会,为个人提供了分摊风险的办法,使得汉族经济效率稳定性大大提高。汉族农民凭借着这个优势,打败了中原的其他一切竞争者,南方的那么多少数民族,都是最后人口上竞争不过汉族,被吞没掉的。

但宗族文化是脆弱的,依赖着农村的土地。当现代经济冲击来临,人们为生计搬迁到人人陌生的都市,宗族系统就彻底崩溃了。东亚人就成了钢铁丛林里的无助个体,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惊人的生育能力。

b) 生存意志。

第二个原因,涉及到“为什么要生孩子”的问题。

人类发展到1950年前,都没有这个问题。生孩子纯粹是出于本能,性给人带来快乐,又没有更好的娱乐,而性的副作用就是孩子。不想生也会生,除非愿意当和尚。

但发达经济体的出现,一使得避孕技术发展,彻底斩断了性和生育的联系。二导致娱乐业的发展,今天人不用性,不用孩子,也能有非常丰富的娱乐生活。

所以,今天生孩子的,都是真心想要孩子的。生多少个孩子,是人主观意愿决定的。

什么决定这个主观意愿呢?那就是信仰。

比如基督徒,为什么生孩子更多?因为基督信仰的核心因素,就是认为人的生命是有正面价值的。上帝以自己为模板,创造的人类。派自己的儿子,为人类而死。这样的人,当然是有价值的。那些收养残障儿童的,95%都是基督徒,原因也是这个,因为不管是怎么样的生命,只要是人,在基督徒眼里都有着无可磨灭的价值。

所以,基督徒愿意生,因为孩子是有价值的,生命是最后能得到救赎的,这就是生存意志,不为外界所影响。

反过来,我们可以看到无神论者的种种言论:

“地球上人太多了,生孩子给地球增加负担,土地也装不下这么多人。”
“现在生活压力那么大,孩子生出来也是受苦受难,当韭菜,不生为好。”
“生孩子生活质量下降巨大,完全没有了自由,丁克族潇洒得很,为什么要生?”
“买不了房子,怎么找到对象结婚生孩子/男人又穷又搓,不想和他们结婚生孩子。”

这些言论里,其实有一个共同的核心观点。就是否认人的价值

环境说法,认为环境的价值大于人的价值,所以为了环境宁愿不要人。相反的,基督教义说,人的职责就是作为神的代理人,管理万物。地球就是给人的,所以绝对不会本末倒置,为了环境不生孩子。

很多人认为自己享受的价值,大于生命本身的价值。
如果一个人无法享受生活,就宁愿不活。相反的,基督教义,认为凡事是次要的,哪怕生命再苦,也会在天堂得到回报。 所以没有享受的生活也是有价值的(更别提苦行僧这种典范了)。

自身自由说法,认为父母的快乐,大于潜在子女生命的价值,所以为了自己潇洒,子女还是不要出生为好。相反的,基督徒认为孩子是神的礼物,你敢为自己潇洒,拒绝神的礼物?父母为孩子牺牲,是理所当然,不需要任何回报的。

不愿结婚说法,是物质主义和享乐主义的必然结果。 在女性能独立生活的今天,不用结婚也能活,所以无神论者的结婚率自然会崩溃。但基督教义里,家庭是神钦赐的组织,是生活的核心,哪怕经济上没有好处,虔诚的信徒一样会拼命试着结婚。所以贫穷的教徒一样能维持婚姻 。

这两个因素,导致信徒有着巨大的生育率优势。而且这也不光是现代才有的,从罗马时期开始,基督徒就比隔壁的多神教生育率,生存率要高得多。

基督徒不会学罗马教的人,认为女性价值低,把女婴扔在门外冻死,所以基督教的育龄女性高于其他教的。基督徒不会把瘟疫病人丢到街上去,自己躲在屋里,而是会冒着生命危险,照顾病人,喂饭喂水,使得基督徒有了高一倍的生存率,也让受帮助的邻居感动到皈依。

这才导致了基督教从50人的小邪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哪怕罗马覆灭了,基督教却长存。 哪怕是抄袭基督教的伊斯兰,抄的也是满分作业,所以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今天基督教面对的挑战,不过是2000年无数挑战的其中一个而已。但多少帝国覆灭了,十字架却越来越多。

Join the Conversation

8 Comments

  1. 当然,做人总得信些什么的。

    但当代年轻人不选择生育,并不完全是享乐主义和物质主义吧。就现在而言,天朝各个地区的发展不平衡,教育资源分配自然也不平衡,可能生在拥挤的发达地区的人(无产阶级),本身就负债累累,也就不见得会生育来增加负担。相反,在农村等欠发达地区生活的人,可能还是会选择生育,农村的资源虽然有限,但至少成本不高,这也就是为何会出现那么多的留守儿童。

    简而言之,人类社会问题的根源就是经济分配。(个人理解)

    1. 还是观念的问题,否认人的价值认为增加负担。自身的享受大于创造人本身。这篇文章在讲越虔诚的人更有可能生育更多的人,继承这个世界。

      1. 虔诚的信教者能否生育更多的人这个现实中无从考究,我不好评价,但生育越多的人能继承世界这个观点我不是很赞成。如果这个观点为真的话,那么妇女或将沦为生产资料。
        (个人见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