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阿姨对中国一线城市的评论

北京
王朝政治有一个秘诀:京师是首善之区,住在京师比其他地方要好。为什么呢?因为天高皇帝远,一个小县官就可以杀人,如果你在边远地区的一个小县城住的话,县官要杀你,你基本上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你如果住在京师的话,就算是刑部尚书要杀你都很难。因为京师的官太多了。刑部尚书,他肯定会害怕户部尚书在皇帝面前告他状,他不怕你这个老百姓,但他如果要杀你这个老百姓的话,户部尚书和兵部尚书说不定会拿这一点来打击他。他虽然是堂堂的一个刑部尚书,比起边远地区的小县官高了不知道多少级,但他要杀一个人的话,那比边远地区的一个县官反而要难得多。请问为什么京师的老百姓能占这个便宜呢?答案是,他们在天子脚下,接近秩序中心。但是一旦你的城市不再是首都了,那么情况就恰好相反,你的命不但不比别人贵,而且你是最有可能被消灭的对象,因为人人都想打进首都,死人死得最多的一定是京师这个地方。

帝国的运作方式是征调各地的资源供养帝都,帝都基本没有任何自给能力。帝国秩序崩坏,帝都马上会陷入巨大的物资缺乏状态,第一个冬天就会有一大半人冻饿而死。阿西莫夫笔下的川陀陷落就是这个景象。然后出现劫掠者,最后才是农民起义军屠城。总之,朝代更迭之后,新朝得到的一定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前朝旧都。事实上若是没有清兵入关,北京人很快会被闯王屠杀殆尽。

问:您认为大一统不复存在的后洪水时代,北京的地位会是怎样? 答:会落到大同张家口的层次。

上海
可以说在1949年以前,没有多少人把香港和上海区别对待。它们都是租界,都是各国在远东的据点。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上海才是大英在远东秩序的大本营,香港则是秩序的一个不太重要的分支。普遍认为,包括共产国际的鲍罗廷,蒋介石和周恩来这些人都认为,殖民主义大本营是在上海,搞定了上海,香港本身是不成问题的。没有人会认为香港比上海更重要。香港显得比上海更重要,是因为经过几十年的窒息以后,上海已经丧失了原有的地位和结构。收复香港这件事情本来是提过好几次,在北伐战争的时候就提过,在抗日战争结束的时候也提过,拖到现在是由于一系列阴差阳错的结果。

香港跟上海的不同就是,第一,南粤跟吴越不一样,南粤在明清时代都是帝国的边区,是一个野性未泯的边区,当地的语言文化都跟帝国核心区不一样,他们对帝国的忠诚是很成问题的。清兵入关的时候对这一点已经有很深刻的体会,他们对南粤的不信任是远远超过吴越的。吴越在某种情况下是帝国的次要合作者,而南粤则是心怀叵测的危险分子。虽然同在大英帝国的保护之下,南粤的士绅和自组织社会能够抓住这个机会,而吴越却抓不住,这里面有一部分原因是前定的,跟它们比较接近帝国中心还是比较接近帝国边缘有关系。

问:上海和香港还有一个差别:上海工部局不只有英国,还有很多其他的国家;而香港只有英国总督。您认为这个差别对后来的历史发展有何影响?

答:这个差异其实一开始是对上海有利的。从一开始发展来说的话,上海工部局它本来就已经是议会政治了;而香港至多是有一个培养议会政治的基地而已,本身还谈不上有议会政治。

广州
黑人甚至黑人火枪手在广州出现,上一次是明末的事情。如果南粤本地共同体足够强大,就能象英国人对待锡克人一样获益。如果无法驾驭,那就证明共同体已经衰弱或僵化。蛮族输入秩序,很有必要。未来广州可能是洪水区最安全的角落之一,似乎应该提前为东非雇佣兵打打广告。。

深圳
深圳的奇迹其实是很容易解释的,因为它部分地模拟了上海租界和香港的政治体制。换句话说,它在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列宁主义国家当中,虚拟出了一块相当于汉萨同盟的租界。为什么当时的上海租界是远东经济繁荣的中心呢,为什么它比日本、朝鲜要繁荣得多,比大清内地要繁荣得多呢?你如果说是大清的政治体制不好,那日本的横滨都赶不上上海租界的发展,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上海租界实际上是一个微型的城市国家,它像中世纪的汉萨同盟一样,它的主要政权掌握在当地有产阶级和商人手里面,他们通过选举自己的议会,成立了自己的正式政府,实行了最经典意义上的资产阶级专政。而领土国家受的牵累太多,它们的自治程度是较低的,地理位置又没有那么好。

深圳,一方面地理位置接近香港和海岸线,另一方面,它获得了一定的自主权。江苏和浙江的资源不可避免地向上海集中。为什么?因为上海在大英军舰和工部局法律的保护之下,实行了普通法的统治,在这里,你的财产权和交易自由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障,而你如果在南京的话,张勳或者冯国璋的部队如果抢了你,你是没办法投诉的。在工部局的统治下,你的财产权是有保护的。同时,上海的地理位置比南京和其他地方也要好得多。深圳所享有的就是这两方面的优势。

但是这两方面它都是不如过去上海租界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现在的统治比起大清的统治来说要武断得多。它如果要干涉上海自治权,那比大清或者国民党要干涉上海租界是要容易得多的,所以它的处境相对而言要更加脆弱而危险。对深圳这样的地方来说,最理想的就是一个汉萨同盟式的城市结构,这个城市结构应该是从上海、宁波一直延伸到北海,遍布整个东南沿海。这些地方如果都能像汉萨同盟一样建立一系列具有自治权的城邦组织,那么它很容易把至少是整个东亚的经济中心集中到这里来。

其实,深圳得到的,就是内地所失去的。从这一点来说的话,它的成功其实是没有多少可喜的。你也可以想象,如果将来对香港的压力逐步增加,以至于香港原有的普通法传统和自治传统受到严重侵蚀,那么香港连同它附属的深圳,未必不会变成五十年代的上海。这个问题主要要看周围的环境演化。在中世纪末期,安特卫普曾经像一九二零年代的上海和现在的香港、深圳一样,是经济中心,而阿姆斯特丹则是微不足道的农村。但是西班牙人对尼德兰加强管制以后,资本和人才就统统逃到阿姆斯特丹去了。

香港的成功,是五十年代以后上海失败的产物,它得到的就是上海所失去的。深圳所得到的其实就是内地失去的,至少就是从宁波到北海这一片沿海地区失去的。如果这一片地区也有良好的自治政体的话,那么资本和人力会自然而然地就近聚集到那些地方,而不会来到深圳。如果你的邻居家都著了火,他们自然会带著他们的财产跑到你家来里,使你的家里显得财产很多。深圳的成功主要是这一方面的成功。或者更正确地说,它的成功是巨大的中华帝国体制过于僵化的一个消极的结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